文字广告: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开心作文吧 >> 小学作文 >> 叙事作文 >> 正文

春节记忆——宰年猪

2013-2-25 17:20:49 语文博客 曹美江 已阅 次      ★★★

  小年夜的前一天,我跟爸爸妈妈一起去武进寨桥看望姨婆。吃过午饭后,我在姨婆家楼上看电视,突然,从楼下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嚎叫声——“咕哩……咕哩……”。我立刻三步化作两步,飞快地跑到了楼下,只见在后屋猪圈门口有一位叔叔正用一铁钩钩住了一头大白猪的耳根使劲地往外拖,另一位叔叔则抓住猪的尾巴往外提,不一会儿,那头大白猪就被他们拖到了门口的水泥场上。这时旁边又有几位叔叔前来帮忙,只见几位叔叔两个抓前脚,两个抓后脚,一个楸尾巴,一个提耳朵,“嘿”地一声齐吼,一下子就把猪抬了起来,并把它摁在了一张早已准备好的长凳上。这时,大白猪开始拼命地挣扎起来,并使出浑身的劲又蹬又踢,一边敞开喉咙死命地嚎叫,那声音仿佛是在求救,听起来真是凄惨!我立刻问旁边的爸爸:“爸爸,他们要干什么?”爸爸说:“这是宰年猪,是我们农村过年的习俗,以前我们家也宰年猪,只是现在拆迁后没地方养猪了……。”

  “把塑料盆移过来点,在里面放点盐和油……”这时按着猪头的那位叔叔吩咐着旁边的人(后来我知道他就是屠夫),只见他左手捂住猪的嘴巴,右手从旁边的工具箱里拿出了一把一尺多长、明晃晃的尖刀,接着他往刀刃上吐了一口唾沫,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他一刀刺向了大白猪的咽喉,然后又拧了一下便拔出了刀子。只听“噗”的一声,一股冒着热气和带着腥味的猪血便“哗哗哗”如泉水般的涌了出来,流进了准备好的塑料盆里,然后那位叔叔再用右手捏住刀尖,用刀柄不停地搅拌着流进盆里的鲜血。后来听爸爸说这是为了防止猪血立刻凝固。

  “师父,你真是好手艺,做到了一刀‘毙命’……”一位村民称赞道。爸爸告诉我,这是杀猪人的规矩,师傅杀猪时必须是一刀致命,这样这户人家来年才会顺心如意。

  猪血放完后,大白猪的头和四肢变得越来越焉,嚎叫声渐渐地变成了哼哼声,最后“呼哧、呼哧”的轻轻喊了几声后,就停止了呼吸。接着,屠夫叔叔就给猪吹气,他先用刀在猪的后腿上割开一块皮,用一根圆头的直铁条从割口处捅进去,把猪的背两边都捅到通。然后那位叔叔捏起割口,鼓起腮帮,费力往猪皮里吹气。不一会儿,大白猪就被吹得滚圆滚圆的,叔叔觉得差不多了,便用一根绳子将割口扎牢实,松了手用木棒将猪全身狠狠捶打一通,使气贯通到猪的全身,听爸爸说这是为了便于刮毛。

  接下来就是烫猪和刮毛,几位叔叔把猪抬进了一个大铁锅(农村上称它为浴锅),屠夫叔叔一边不停地翻转着猪,以免烫烂猪皮,一边用一个大型的刀片刮猪毛。不一会儿,大白猪身上就变得无比的光白,也显得更肥了。

  紧接着就是给猪开膛破肚,叔叔先将猪脑袋割下来,用一根铁钩将猪挂在梯子上,剖开肚子之后,取出心脏、肝、小肠、大肠……。

  晚饭的时候,姨婆给我们做了一顿“全猪宴”,食材都来自这头大白猪,什么炒猪心啦、炒猪肝啦、红烧猪蹄啦……,做了满满的一桌。

  于是,我们两家人围坐在一起,品着姨婆自家酿的米酒,啃着又香又嫩的年猪肉,年味又浓了几分,这也许就是春节的前奏曲。

  (作者:江苏常州武进区南夏墅中心小学五年级:马政洋)

本文关键词: 孔乙己 
 文字编辑:方圆

  • 上一篇小学作文:
  • 下一篇小学作文:
  • 我要点评
      姓 名: *
      评 分:
      Reset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在线投稿 - 投稿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