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广告: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开心作文吧 >> 高中作文 >> 高中作文指导 >> 正文

江枫渔火对愁眠

2012-4-20 15:10:59 来源:本站原创 【 】 阅读: 次         ★★★

小学背过很多唐诗,记忆中最深刻的,非《枫桥夜泊》莫属。说起来,爱上这首诗还只是因为课本上的插画太过传神:一轮明月清辉皎洁,石桥影凉,孤舟横泊,远山杳杳间隐约寒霜流舞,山上一座轮廓清俊的寺院禅意袅袅,似乎连院中的钟声都依稀可辨。而那画中竟还有几只墨色的乌鸦,停驻枝头,平添了几分萧瑟。

 

这让我忽然想到了历史上一位有名暴君的诗句: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这位暴君是那“水殿龙舟”的隋朝末代皇帝杨广,虽说他皇帝当的不怎么样,但诗却写的清雅脱俗,极有风致。这让人不由得感叹艺术总是无界而通的,若他不是生在帝王家,想来日后也不过是个愤世嫉俗的文艺青年罢了,又哪里会像今天这般受历代史学家的口诛笔伐。

 

张继这个人在史书中并没有太多的记叙,生平也只用“不详”二字来概述(我一直认为这两个字是对历史人物最大的讽刺),只知道他是天宝十二年进士。他曾历任检校员外郎、检校郎中、洪州盐铁判官,一生仕途并不坎坷,甚至可以说一路坦途,但我还是认为他不是官人,而是个地地道道的诗人。

 

做官家之人,首先便要吏道纯熟,何谓吏道纯熟?就是指你得学会迎来往送,媚上欺下,巴结奉承则更是必不可少。但张继却对这一切不屑一顾,他也曾写诗曰:“与时人背,心将静者论。终年帝城里,不识五侯门。”明确表达了自己洁身自好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立场,颇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气概。想必他得以宦海无波也是因为生逢大唐的动荡吧,那李家王朝再过腐朽也不会在内忧外患之际还有闲心思打压什么文人,连杜甫这般窘迫的人不也在安史之乱时混了左拾遗的官职吗。

 

张继天宝十二年(公元七五三年)中了进士,但他却毅然选择了弃功名、归故乡,而不是继续混迹在黑暗肮脏的官场中寻求功名富贵,直到763年才被朝廷重新启用,这种魄力,古今又有几人具备?所以我说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诗人,与官有缘无分。

 

他的诗天然爽朗,不事雕琢,善用比兴而清新幽深。高仲武说他“事理双切”,“不雕而自饰,风姿清迥,有道者风”,体现了士大夫崇儒尚道的普遍风气。如他《登丹阳楼》:

 

寒皋那可望,旅客又初还。

迢递高楼上,荒疏凉野间。

暮晴依远水,秋兴属连山。

浮客时相见,霜雕朱翠颜。

 

诗中文笔清丽,潇洒俊逸,如一坛浅酿的清酒在侧,于暮色四合下对着余晖自斟自酌,说不出的让人砰然心动而心向往之。事实上,张继的诗境界也很开阔,他写景写情不俗,讽喻时事亦是不俗,他写过一首《闾门即事》:

 

耕夫招募爱楼船,春草青青万顷田。

试上吴门窥郡郭,清明几处有新烟。

 

还有一首《清明自西午桥至瓜岩村有感》:

 

晚霁龙门雨,春生汝穴风。

鸟啼官路静,花发毁垣空。

鸣玉惭时辈,垂丝学衔獭。

旧游人不见,惆怅洛城东。

 

前者是写统治者穷奢极欲,滥用民力,表达自己对劳动人民的深切同情;后者写安史之乱后的洛阳残败萧条的景象,有触景而伤情之感,“旧游人不见,惆怅洛城东”一句余韵悠远,令人不禁随之动容,长叹无语。张继生逢安史之乱,我很难说这是好是坏,只在想,若他能绽放在开元盛世,必定也会是如李白杜甫、王维孟浩然之流的大文豪吧,或许,他也会在豪饮狂歌后高声唱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而如今,他却只能站在这个唯有往日温剪影的王朝下哀伤连连,慨叹悲凉。世事变迁,他追不住的风华在历史的滚滚洪流中远去,沧海桑田中,悲哀也不过如此吧。

 

公元755年,这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间,从这一年开始,大唐王朝百年的安宁升平顿时化为梦幻泡影,安禄山叛变,从范阳起兵,长驱直入,至十二月十三日攻占东都洛阳,仅用了三十五天时间。“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乐天的《长恨歌》将这段历史再现的极其动人心魄,浪漫的情节染透血色,天下一片动荡。君王与妃子的爱情在王朝的兴衰中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只苦了天下苍生,偏偏做了这段不伦之恋的陪葬品。

 

张继在这时,也只能怀着满腔悲愤无奈南下,漂泊于江南吴地。他落魄的踏上了这烟雨朦胧的水乡之中,心底惆怅凄凉。江南深秋,枫林如花,他在一叶孤舟中辗转难眠,抬眼却只能望见朗朗明月萧瑟远山,耳中寒鸦悲鸣,远方传来战火的味道,更让诗人心绪次第纠结。

 

夜已深了,他却还是睡不下,盯着青苔层生的桥壁,诗人不禁想到此时的君王正做些什么呢?看啊,大唐的繁华终于落尽,像炸散后的烟花,空余满地凉寂,就算有新政苟延残喘那又如何,到底不过一场幽梦罢了。他正苦笑着对水中的渔火及自己轻轻摇头,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声声深远苍茫的钟鸣。他神情一滞,目光便流向了山影中一座古寺,霎时间整个世界仿佛都寂静了,他听见岁月自指边流淌,历史从眼前漫过,他的心,便如这江南的千年古镇般落在了时光的尘埃中。

 

那一刻,他挥毫泼墨,留下了一首唐诗中的不朽名篇,为自己的人生,添上了最光华的一笔——《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诗人望着微润的墨迹,曲折撇捺间又看透了几多世俗风尘。寒山寺的钟静了,枫树上的鸦也寂了,四周是一片安宁,就像盛世还未走开之前......张继终于累了,他叹了气,眼角挂着一丝泪痕,和衣而睡。

 

多年后,有一个同样难眠的诗人也曾望见如此景色,他也赋了一首诗《过枫桥寺》:

 

白首重来一梦中,青山不改旧时容。

乌啼月落桥边寺,倚枕犹闻半夜钟。

 

这首诗是宋人孙觌之作,其间大量化用了张继的《枫桥夜泊》,但我想要告诉大家一件事,孙觌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卖国贼,大奸臣,虽然他诗写得很好。如此对比,诸君自我理解即可。

 

在文章的最后,我想用张继挚友刘长卿的《哭张员外继》以为结尾,也算是我在清明时节对张继最后的缅怀。

 

恸哭钟陵下,东流与别离。二星来不返,双剑没相随。
独继先贤传,谁刊有道碑。故园荒岘曲,旅榇寄天涯。
白简曾连拜,沧洲每共思。抚孤怜齿稚,叹逝顾身衰。
泉壤成终古,云山若在时。秋风邻笛发,寒日寝门悲。
世难愁归路,家贫缓葬期。旧宾伤未散,夕临咽常迟。
自此辞张邵,何由见戴逵。独闻山吏部,流涕访孤儿。

本文关键词: 江枫渔火对愁眠  
 文字编辑:方圆
  • 上一篇高中作文:
  • 下一篇高中作文:
  • 我要点评
      姓 名: *
      评 分:
      Reset
    热点图文排行

    没有任何图片高中作文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在线投稿 - 投稿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