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广告:
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开心作文吧 >> 初中作文 >> 写人叙事 >> 正文

那年夏天(小小说)

2012-1-7 16:47:22 本站原创 慕容浔儿 已阅 次        ★★★★

  夏末,秋始。又是一年伤心处。

  若剑兰立在满地落叶中,一棵枯树旁。风呼啸过山野,又飞落三五黄叶。南飞的鸟儿掠过蔚蓝的天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麻雀还在不知疲倦的叫着,仿若在悲哀着秋天,悲哀着秋天的枯黄。蝉声显然低了很多。落叶的季节,总是那么伤感。

  回忆的涟漪,悄悄地荡漾开,在心里。

  那年,若剑兰才上初一。世界,在少年眼里总那么明媚。可田晓影不是。她的世界,永远是灰蒙蒙的。因为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少年们不懂那不只是脸上的伤,把她当成取笑的对象。“丑丫,闪开!”“这么丑的样子,还敢来我们班!”一句句语言的利刃,直直的插入她的内心,刺到那最深处。

  老师也不待见她,上课从来不叫她回答问题。只有在发试卷的时候,才叫她的名字,让晓影在他严厉的目光下拿走那张打满了错号的试卷。刚开学的时候,要调座位。晓影找到老师,说,她近视,能不能坐在前面。老师头也不抬的点点头,在一张写着字的纸上划了几下,冷冰冰地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可真到了排座位的时候,她才知道,自己被排到了倒数第二排。坐在前几排的,家里不是有钱,就是有权。有比较好的同学对晓影说,给老师送点礼吧,这样就能往前再排一下了。可是晓影家里没钱,有哪里能给老师送礼呢?

  若剑兰却不同。

  若剑兰家境富裕,只要对老师一说,坐哪里都行。她是第二学期转来的。老师问她,你想坐在哪儿?她在班里看了一遭,走到田晓影旁边,说,我坐这儿吧。这儿挺好的。老师皱着眉头说,这里太靠后了,不利于你学习呀。要不然你坐到李潇萧旁边吧。她嫣然一笑,说,不用,坐在这里,不会影响我学习的。见到老师犯难,她又说:没关系的,这里是我自己选择的,不关您的事。老师这才不再干预了。

  若剑兰努力想和田晓影沟通,可田晓影却不理会她。在田晓影的眼里,他们不是一路人,她们走的是不同的两条路。若剑兰要和自己同桌,只不过是一种怜悯亦或是为了显示出她的善良罢了。

  又到下课,田晓影站在走廊上,几个恶少挡住她,为头的一个,恶狠狠的对她说,交出钱来,就饶了你,没钱,就打你一顿,要是敢告诉老师,就让你一辈子知道苦头。她瑟缩着,颤抖着说:我,我没钱。他眉头一横,没钱?弟兄们,打!这时候,若剑兰走了过来,推开那几个人,对他们说,你们不可以伤害她。嘿,这个小丫头,还挺横来。打头的说着,就去拉扯她。若剑兰威严地说,你们可以伤害我们,但是你们也别想再过什么好日子。几个恶少被若剑兰冷漠、沉稳的气势所压倒,最后说一句,好,你等着。就匆匆离开。背后传来若剑兰的一声冷笑。

  田晓影感激地看着若剑兰,她觉得,若剑兰好像和其他人不一样。也确实是这样。若剑兰总是微笑着看着她,还给她补习功课,和她一起玩。她的成绩像雨后的竹笋,刷刷的上来。她本来就天资聪颖,成绩自然很快跻身中上游水平。

  三年后。

  要中考了。若剑兰的父母担心田晓影会影响若剑兰的学习,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们找到另一个学生冰莹,让她对田晓影说:若剑兰并不是要真心帮助你的,她是要利用你,来反映出他们家的善良。她刚到这里不是帮助你来吗?其实那几个人都是她找来的。田晓影这才如梦初醒。她早该想到的。再到学校里,她不肯在理会若剑兰。任凭若剑兰怎么唤她,她也不肯再与若剑兰说一句话。若剑兰第一次哭了。哭得好伤心。田晓影暗暗地说,你若剑兰真会装啊。

  若剑兰的父母对她说明了事情,她惊愕的看着他们,难以想象自己最敬重的父母会这样。她想向田晓影解释,可一切都无济于事了。中考结束,田晓影和若剑兰都考上了重点高中,可那纯真的友谊,却再也消失了。再到开学,田晓影又见到若剑兰,她轻轻一笑,忘记了一切。可若剑兰不能,田晓影的故事永远像一把刀,时刻给她疼痛,给她伤。(作者:慕容浔儿

 

本文关键词: 夏天,那年,友谊  
 文字编辑:方圆
  • 上一篇初中作文:
  • 下一篇初中作文:
  • 我要点评
      姓 名: *
      评 分:
      Reset
    关于我们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在线投稿 - 投稿帮助